最新公告 討論 從彰化鹿港「送肉棕」淺談傳統民俗儀式撫慰人心的功效 
95210583(林培英 2011-01-07 22:38:20
1樓

後註:內容有關宗教與巫術發展之關係經指正為-宗教與巫術一直是併行發展而非線性發展

從彰化鹿港「送肉棕」淺談

傳統民俗儀式撫慰人心的功效

前引

(99)1010日彰化縣社尾村一名失業久病男子尋短,清晨跑去外埔村的大興國小內一棵老樟樹上吊,經社尾村村長建議,學校老師集資請來法師「送肉粽」。校長梁淳熙認為:學校是社區的一環,要入境隨俗﹔教務主任林朝琴也表示:學校將對學生加強心理建設。

村民普遍認為學校這麼做很負責任,危機處理做得好,但也有家長呼籲破除迷信。至於彰化縣政府教育處長林田富則表示,他尊重地方習俗,希望可以讓師生的心理安定一點,但也會要求學校,加強撫慰學生。

另外,早幾年前也曾有網友表示:這種陰森森的習俗,還是不要繼續流傳比較好。樹木好不容易活了幾百年,只因為有人選擇它他上吊,就要跟著陪葬,好可憐。

名詞探索

「肉粽」是「線綁住肉」,用來形容上吊的人被繩子套住頸部。鹿港文史研究專家王康壽先生說,之所以稱為「送肉粽」,主要是吊死的狀況有如肉粽之故。此外也有人稱為「吃麵線」,都是同樣的意思。

鹿港耆老郭水抽認為,鹿港先民大多由福建泉州移來,當地仍保有許多泉州古音(南管)、生活習俗,甚至講話還有濃濃的泉州腔,故猜測「送肉粽」應是由泉州傳來。也曾在電視上看到大陸泉州有類似習俗,都是請神率眾人將惡煞趕出海。他認為,早期不該限於鹿港,只是鹿港人較守舊,把這方面的習俗保存下來,才會引人好奇。

玄奘大學宗教系副教授鄭燦山博士表示,「送肉粽」是道教和民俗的結合,傳說是因為怕死者的怨氣太重,會再找下一個人上吊(即俗稱"找替身"),與燒王船、放燄口類似。靜宜大學台灣文學副教授林茂賢也表示,「送肉粽」是道教除煞方式之一,北部多採「跳鍾馗」、中南部多以「道士驅煞」。

伸港鄉禮儀師周呈裕說,「送肉粽」在彰化縣沿海鄉鎮非常盛行,儀式有安撫人心的作用,只是「送肉粽」的煞氣,在民眾加油添醋後,讓人不寒而慄。

96年時曾有一封電子信在網路流傳,敘述在鹿港遊玩時巧遇送肉粽,將過程繪聲繪影的描寫得恐怖極了。當時鹿港鎮長王惠美受訪時表示,鹿港人都知道「送肉粽」是很正常的習俗,沒什麼好恐怖。

鄭燦山博士說:「就像孩子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會找爸媽幫忙一樣,地方不安寧,自然會向神明求助」,以此類比說明鹿港「送肉粽」儀式,雖較鮮為人知,但在台灣很多鄉間都還存有都市人難以理解的宗教儀式。

而東海大學校牧室主任李春旺說,以基督教觀點,靈界確實存在,有正、邪靈之分,聖經上也記載靈的活動會影響人類。他認為,宗教處理方式要能讓當事者或居民心安,「送肉粽」不失為一種方法。

另外,台灣民俗中還有「送煞」、「送火神」等等,除上吊事件之外,其他如兇殺致死或常發生車禍路段,也多被認為有冤魂邪氣所致,也會經由王爺驅邪送煞。

儀式的過程

然而,「送肉粽」的目的不在於送走吊死者,而是影響上吊者的「壞鬼」。傳說,上吊死亡或冤死者是受到「壞鬼」的影響,煞氣極重。當有人上吊自殺,都會有「吊鬼」在社區內。必須在見屍七天內,請角頭內廟宇的王爺,選定一天「送吊鬼」,將吊鬼驅出鹿港,以免「吊鬼」跑到其他角頭再發生「吊死」事件。雖然自殺未致死,仍需送吊鬼。 

和美鎮聯興宮法師林炫龍說,「送肉粽」儀式雖充滿煞氣,但只要事前有防範措施,讓住戶及民眾適度迴避,應不會有意外「被煞到」情況。在鹿港,在地人或久住者都會知道「送肉粽」或趕鬼的六項禁忌,且人人遵守。

鹿港趕鬼六禁忌

禁忌

原因

1 不可脫隊

以免落單遭鬼纒住

2沿途居民不能開門窗

避免鬼魂趁虛而入

3禁止女性參加

男性陽氣重能制鬼,且趕鬼耗費體力

4隊伍不能超越令旗

趕鬼,鬼逃至隊伍前方,超越令旗恐被鬼纒身

5禁道姓名說再見

防鬼魂報復

6回程不能說話

防鬼魂回岸報復

無論是透過乩童示意,或是請王爺出駕執行,「送吊鬼」的儀式陣頭有一般性的習俗, 通常由廟方人員與法師規劃,且會有廟方出來幫忙或巡邏。活動前一兩天,準備神符分送角頭內家家戶戶,以及經過路線周邊的人家,一方面告訴他們「送吊鬼」的時間,一方面請居民將神符貼在門窗,由神符代表王爺及兵將把關,不讓「吊鬼」亂闖躲藏於住家,再危害居民。

「送肉粽」隊伍所到之處都會放鞭炮,以防「吊鬼」流竄進入民宅。如隊伍己經過那條街很久就可以出來。再不放心的話,可到附近有幫「送肉粽」的廟方拜拜。但萬一路上不慎遇到來不及閃避,若要趨吉避兇,可向廟方說明自己是外地遊客,並跟完全程,再跟廟方一同回到廟中待個一小時,但千萬不能說出自己的名字。回來時,千萬不能回頭也絕不能說出任何人名字,即使有人在耳邊說話也絕不能回頭。

「送吊鬼」通常在晚上進行,時間由9時到深夜1時左右。廟方工作人員準備鹽、米、柳枝、鑼鼓等趕鬼器具,所有儀式中使用的法器及送走物品都要以筆頭沾雞、鴨血敕過。由法師恭請王爺神尊起駕,在黑令旗引導之下,前往喪家(或事發地),由法師依例作驅邪趕鬼法事,再在黑令旗引導下,陣頭快速行進,直衝西方海邊。

趕鬼人一路猛揮捲起的草蓆,打著地面將鬼趕向海邊,由法師在海邊再施以法術,將上吊的物品及金紙草人繩索上吊用具等等火化。法師許白龍說明,樹要連根整個挖掉,但如果在樓梯口或是房子橫樑鐵窗的話,把鐵窗上吊的部份弄掉就好。數年前一名老人久病厭世,幾度自殺不成,最後在自家的紅眠床上吊而亡,那床百年紅眠床就在「送肉粽」儀式中,整個被火化推入海中。

海邊的儀式結束後,整個行列靜默回廟交差。沿途住家緊閉門戶,人們避入屋內,以防吊鬼闖入附身。

儀式的意義

人類需要神話。所有的宗教都以神話起源,儀式也以神話為基礎,許多神話是以幻想的方式,對家庭和社會組織的失調和不公,所做出的下意識批評,藉由神話的偽裝,使心靈深處的情緒得以發洩緩解。

早期漢人普遍認為,無形中的超自然力量左右了這個世界上的某一些人,一個人若運勢低、運氣差,就可能會受到影響,就會走上這條上吊的路。故漢人會想將此東西送走,免得留在世間危害其他的人。

其實東西方有許多宗教都有著類似趕鬼儀式,只要邪靈惡鬼侵犯人類生活,象徵正義的神明或道士,就會出面把不乾淨的東西趕出人們的生活環境及恐懼的心裏。

所有的宗教都藉由行使儀式和唸咒語的方式,來達到對神祕力量的控制或獲得和諧。施行巫術,是一種為達到某種具體結果的手段,即使經歷宗教改革淨化的基督教,也不例外的仍保留了洗禮和聖餐,來進行一種確保平安和諧的期望。《人類的宗教》作者約翰.B.諾斯便認為:宗教與巫術其實是一個前後相續的環境中之兩極。

巫術在學術上被定義為一種法術的宗教,是一種以自然信仰為基礎的最古老宗教之一,存在於每個文化中,包括了意志和想像。通常會在儀式進行前先將空間神聖化,此空間即為「魔法圈」(magic circle)

海倫娜勃拉瓦茨基Helena Petrovna Blavatsky (18311891)1875年在紐約創立了「通神學會」,是一種揉合宗教哲學神秘主義的神智學說。她認為,「法術是一種靈性的智慧。這種知識若被誤用,就成了 「魔法」(sorcery)。」「法術是一種神聖的科學,使人們能夠分享神性本身的屬性。」又說:「法術是自然哲學的最高知識」。

馬凌諾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在其《巫術、科學與宗教》中認為:當知識無以對抗神秘主義,一切基由經驗法則的努力歸於白費,為了控制莫名其妙的不利影響,以求得幸福命運,人類會以巫術來應付。巫術有許多嚴格的限制、禁忌和慣例,也有與其做對的反巫術。

馬氏也認同金枝》作者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Frazer,Sir James Georgeo,1854~1941)所提,認為巫術是一種偽科學。所謂科學,立基於日常生活正規的普遍經驗,而經驗得之於人對自然的生存鬥爭,以觀察為根據,由理性予以固定。人在巫術中所觀察是自己,啟示的真理是-所反應的情緒在人體內發生的作用。科學的信念是:經驗、努力和埋性是正確有效的﹔巫術的信念則是:希望能夠實現、渴望不會落空。

弗雷澤將巫術的思想原則分為兩類,一為相似律imitative magic),以通過模仿的方式達到目的;二是接觸律(contagious magic),透過接觸被接觸過的事物,能對另一人進行法術。因此被剪下的頭髮和指甲仍和主人保持一種交感,對該頭髮或指甲施行法術能給其主人帶來災害。這樣的巫術還可衍生出許多的型態。「送肉粽」儀式中,即綜合使用了相似律及接觸律兩種巫術

儀式是焦慮的表達嗎?個人或社區生活中一旦出現緊張和危機,便不免會產生確保安全和恢復常態的宗教儀式。許多儀式都有著某種期望的性質,這些儀式以其具有某種因果關聯係的功效性為前提,履行這些儀式便可帶來健康後裔、土地豐產、牲畜興望以及個人和社區所渴望得到的其他利益,也可將人們的生活回復原狀,或重新整合過渡到一種新的狀態。

儀式的功能

精神科醫師及學者普遍認為,「送肉粽」習俗所獲得的成效是:成人獲得撫慰,但學童仍需心理輔導,這是因為學童的認知功能還不夠成熟。

任職彰化師範大學副校長的心理輔導暨諮商學系教授郭麗安,及彰化秀傳醫院精神科主任鄧博仁都認為,尚處在懵懂階段的小學生,對於信仰似懂非懂,不知「送肉粽」的意義,撫慰功能有限。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醫師林宜正則認為,最好是進行生命教育及情緒輔導,學校老師可以從寵物死亡談起,讓學生了解生命的起滅,也可藉著繪畫,讓學生懷念去世的親人或寵物,有紓解不安情緒的作用。

在台灣,另有一種傳統民俗「收驚」,吸引了許多人包括知識分子甚至醫師前往一試;多年來,在許多知名廟宇中,每天排隊等候收驚的人數以千計,遠多於精神醫師與心理諮商人員的門診人次。

知識份子過去一直將收驚視為一種無稽的民俗活動,醫界甚至認為談不上民俗治療。收驚真的一無是處嗎?

其實,收驚不但結合了民俗信仰,還透過儀式化行為,讓被收驚的人去除負面思想,獲得心理慰藉。這樣的另類心理治療不但容易接近,還因為融入了宗教力量,更加容易獲得認同。

軍北投醫院精神科醫師張君威曾於92.10.09在國際醫學會中發表論文,肯定台灣特有的「收驚」文化是一種另類心理治療,可對許多不習慣看精神科醫師的民眾提供初步的心理諮商。精神醫學界終於願意正視收驚的意義與價值了。

近年來,醫界開始從正面探討一些台灣特有民俗行為的價值;以拉近醫界與基層民眾的距離,也可以使許多民俗行為獲得應有的認同,未來甚至可能引為現代醫學的助力,對醫界與病人都大有意義。

信仰的力量

英國在96年的一項調查中,將英國人的道德標準降低歸因於宗教信仰式微。,英國國家檔案館也曾發布UFO體驗報告,一位漁夫詳細描述自己被帶上飛碟,卻因年齡不符被請下飛碟。

英國每日郵報在97年做了一份調查,在3000份調查中,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曾有超自然體驗,37%的人表示,外星人和鬼魂,是屬於他們基本信仰的一環。有54%的人相信上帝存在,有58%的人相信超自然力量。而女性比男性更相信超自然存在,也比較想去找靈媒。英國郵報的結論是:英國人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比相信上帝的人還多。

在「歷史」月刊9812月號的一篇從關帝信仰演進談社會變遷中的信仰改革》中,作者林金郎認為:從心理學的角度而言,信仰是一種企圖得到解答的心理需求展現。原始的人類,將對未知的種種恐懼,透過信仰給與概念化的解釋,並從這裡得到歸宿、安全感與行為依據,也逐步展開更新的文明。但隨著文明的進步,信仰變成一個族群的共同經驗、民俗、文化,甚至是不容置疑的圖騰,這時,信仰不但變成共同的社會心理,乃至變成一個族群思想的根本概念和基模。

神權」在人類文明中曾被用來壓抑並統治「人權」,信仰的權力之減弱,是科學昌明後的事情。現在信仰的權力雖然逐漸減弱,但其表現出來的社會共同心理與力量卻仍影響遠大。每次選舉,宗教選票乃是兵家必爭之地;社會有重大事件發生時,宗教領袖往往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性。

信仰代表社會某個部分的認知,而且這個認知產生力量,使政治、文化、結構發生演變。社會變遷總是牽動信仰改革,社會變遷中,人和社會的價值雖然已經逐漸凌駕神的旨意,但到目前為止,人間終究還是不能沒有一個上帝。

結論

人類文化由草眛演化至文明初段,人、神間有著極為緊密的關係。從宗教學角度而言,是神創造了人,「信仰」是一種先驗的「神秘」力量與境界;但從社會心理學角度而言,卻是人創造了神,因為脆弱的人心很需要倚賴神祇的力量。

綜觀歷史,人、神間關係之親疏遠近與人類文明進化的程度成反比。目前的科技文明,人類己能掌控某種層度的演化技巧,但在人類科技還沒有進步到某種絕對高度文明,讓人類足以透澈瞭解宇宙如何存在、生命如何誕生,足以實驗證明「神」確實是不存在之前,仍然需要信仰的支持力量。

信神則神在。其實,不管信與不信,心存善念最重要。

參考資料

.自由時報 2010/10/13《男子校園上吊老師集資「送肉粽」》

.聯合報2007/05/05鹿港「送肉粽」綜合報導

2007/9/24花壇鄉驅鬼(路祭)綜合報導

2008/11/25 英國信外星人的 比信上帝多

.中央社2009/11/01鹿港特殊習俗 自殺送肉粽火災送火神

.《人類的宗教》第七版 第一部第二節《當今“原始”文化中的宗教的某些特徵》﹝美﹞約翰.B.諾斯;戴維.B.諾斯合著  江熙泰等六人合譯  四川人民出版社

.《巫術、科學與宗教》馬凌諾斯基著 朱岑樓譯 協志工業叢書

.中天新聞http://www.youtube.com/watch?v=3Ur8syG6n24&feature=related

.《從關帝信仰演進談社會變遷中的信仰改革》「歷史」月刊 (9812)

.蒐尋網站:GOOGLE

http://blog.readingtimes.com.tw/sindai/archive/2007/03/21/985.html

Posted on 2007-03-21 13:46 心岱 閱讀(10861)

http://tw.myblog.yahoo.com/jw!EBqx7bGVGRmEtMk_8FbwCv284A--/article?mid=6042007/06/11 12:32

http://www.geocities.jp/yioohk/in/his_005.htm

http://presentlight.spaces.live.com/blog/cns!44B7A82AC0A44E38!196.entry

http://zh.wikipedia.org/zh-tw/%E7%A5%9E%E6%99%BA%E5%AD%A6

95210583(林培英 2011-01-08 11:22:00
2樓

如果您已點閱了此文敬請再點閱編號11708「由世界文化資產潮流看臺對文化資產保存的態度」
文後均附有相關參考資料請自行連結點閱或以資料名稱做為關鍵字上網蒐尋閱看其它網路蒐尋不到的資料可至圖書館查閱
它日作業若有需要引用本人看法論點時煩請註明出處

95210583(林培英 2011-01-09 21:10:07
3樓

感謝撥冗點閱此篇作業。倘若您知道有哪人對此作業議題及內容有興趣,歡迎複製傳播,唯於引用申論本人看法觀點時,請予尊重指出作者及出處。

95210583(林培英 2011-01-12 08:27:42
4樓
再看我一眼別急著說再見
95210583(林培英 2011-01-14 18:08:45
5樓

指導老師:駱愛麗

學生姓名:林培英

      號:95210583

電影《香料共和國》觀後感

目錄

目錄…………………2

劇情概要……………2

前言…………………2

主文…………………3

結論…………………4

附註…………………5

劇情概要

故事敘述一位在土耳其出生的希臘人凡尼斯,在被迫離開土耳其伊斯坦丁堡35年後,再度踏上外公家的故事。凡尼斯的外公經營香料店,因此童年世界充滿了各式各色的香料,外公的家便是他歡樂夢想的寶庫,直到土耳其和希臘戰爭開始而中斷了一切。

生長於伊斯坦堡的凡尼斯被迫舉家遷往國籍上的故鄉-雅典,不得不和外公及兩小無猜的小女友珊美離別。在離別的月台上,外公信誓旦旦的承諾將很快到希臘看凡尼斯,小女友珊美也相約再見面時由凡尼斯燒菜給她吃,她將跳舞回報。

然而回到雅典,凡尼斯一家人並沒有回到故鄉的感覺,周遭不信任的眼光,讓一家人常覺得身分錯亂。在不安和無奈中,凡尼斯選擇躲進廚房,以外公的香料哲學,用食物在記憶上加料。對外公來訪的期待和對珊美的思念,隨著時間流逝,漸漸埋進凡尼斯心思的底層。

多年之後,凡尼斯成為天文物理學家,在遠走美國休假的前夕,一通外公將來的電話又勾起他對伊斯坦堡的思念。身上並沒有帶護照的外公在土耳其的機場大廳倒下,終究永遠來不成希臘。

在外公的送別式中再見珊美,己是一個女兒的母親。珊美述說曾經學跳舞多年,只為了等待有一天能再跳舞給凡尼斯看。以為是遲來的春天,凡尼斯去應徵了大學教師,打算長期停留君士坦丁堡,結果卻只能和珊美在月台再度告別。

前言

極為有趣的,《香料共和國》的劇情是按西式餐舘上菜順序依序而進。先是「開胃菜」,也就是一般文章的「前言」;然後是「主菜」,對應了文章的「主文」;最後的「甜點」,當然就是文章的「結論」了。在現實生活中,「甜點」是每個童話故事的結尾,而男主角一生「害怕」和「逃避」的情緒,在最後都顯現出來。「甜點」,也讓所有干擾盛宴的雜音變得柔和了。

主文

編劇用香料和食物間的關係來引申人與人的關係。在火車站的月台,外公對凡尼斯說:「星空中有我們看得見的東西,但也有我們看不見的東西,你要談的是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大家都愛聽看不見的東西,食物也一樣,只要好吃,看不見鹽巴又有何妨?當然沒有在乎,但精華就在鹽巴裏。」

因此,編劇以旁白說出了這麼一句話:「美食當前總感覺少了點什麼問題,不在食物,而在同桌吃飯的人。」又說:「醬汁有提味作用,若菜裏沒有加醬汁,就只好在言語上加料。」所以整齣戲大都是在廚房中或餐桌上進行,即使男主角在小小年紀試著逃家回君士坦丁堡找外公和小女友時,隨身相伴的也是小女友送別時所贈送的手提廚房玩具。

家鄉菜的美味能喚回童年記憶,讓人陶醉在廚師的手藝上。然而,若是小小年紀的男孩子就愛下廚房,可能是被魔鬼附身,才煮得出那樣的美味,故必須要請神父來降魔收妖一番。君子遠庖廚,東西文化竟然相像。

劇中所刻畫的不僅僅只是小皃小女的純純情愫。外公老是來不成希臘,父親認為是外公從來不打算來。因為伊斯坦堡是城上之城,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城市,所以他不會想來。這是人對自己生所長土地的依戀。

「想像中的希臘比較美,比搬來之後實際所見的更美。」編劇藉著男主角父親的口如此說,因為:「土耳其人趕我們走,當我們是希臘人;而希臘人收容我們,卻視我們為土耳其人。」這和凡尼斯的外公所說的「大家都愛聽看不見的東西」有異曲同功之妙。遙遠的鄉愁是一種矇矓美,倘若換成近距離的猜疑,那就不美了。

父親多年揮之不去的夢魘,就是沒有當場拒絕移民官改信回教,他不該猶豫了五秒鐘。因為希臘籍的父親不肯改信伊斯蘭教,土耳其籍非伊斯蘭教徒的母親只好嫁雞隨雞的跟隨父親返回希臘,為了成全夫妻之愛,只得告別父女之愛。這是宗教的愛,雖然宗教之愛戰勝了親情之愛,然而必須揮別全世界最美麗的城市,仍然讓父親回想起來時哀傷不已,只因為伊斯坦堡有著父親生命中最精華的部份,這是對自己成長的記憶之愛。

當船長的舅舅說:人生有兩種旅人,一種是看著地圖的人,一種是看著鏡子的人,看著地圖的是要離開的人,而看著鏡子的是要回家的人。年輕時不經意的飄泊四海,一旦歳月催人老去,免不得要想著成家安居。這是對自己生命的愛。

一旦學會燒一手好菜了,編劇透過男主角凡尼斯認為:偶而不能全按食譜做菜。所以,處於分居狀況的女主角姍美決定和丈夫回家團圓時,凡尼斯悄悄到火車站送行,卻被姍美的小女兒發現。凡尼斯適時提醒不忍離去的姍美說:「不要回頭,在月台上我們心意相通,那一幕將永誌不忘。」重現的告別,己成為天文物理學家的凡尼斯己然有了足夠的理性,知道逝者如水,一去難回,再回頭只是陡添心靈痛苦。雖然曾經是內心深處的最愛,永誌不忘足已。

結論

這齣戲的拍攝手法有著濃濃的記錄片味道,劇情則是在荒謬嬉鬧中帶著淡淡傷感。片中雖然看不到任何的「布卡」(Burqa)與「尼卡」(Niqab),一幕喚拜樓的喚拜場景,明白的點出故事是起源於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度中。伊斯蘭人以經營香料著稱,因此劇中便安排了男主角的外公經營香料店,好藉著外公口中的香料,串起凡尼斯對整個世界的認知和瞭解。

不同時空的場景前後對應著,比較出凡尼斯不同的情感。小時候的凡尼斯和姍美在月台話別時,在不捨中回頭是帶著對未來的期待;長大後的凡尼斯再度和姍美在車站話別時,己然成熟而理性,明白逝者如斯,一去不回,以同理心勸阻姍美回頭。同樣是在廚房教準新娘烹煮食物的場景,還不明白人事的小凡尼斯天真的在母親身旁看著熱鬧,長大的凡尼斯則是自以為己經洞悉幸福之所在。小時候,外公的香料店是如此的歡樂幸福;中年重遊時,卻只剩下一片孤寂。另外,父親淚流滿面的說著外公永遠不可能來希臘的原因,對應了先前移民官在餐廳前對凡尼斯父親耳語,鏡頭拉近特寫牆上搖擺的掛鐘-父親曾經猶豫的那五秒鐘。

歷史總是不斷重演。因為戰爭,家庭分散、情人分別,至死不得重圓的情形,總是在人類歷史中不斷的、不斷的重覆播演著。而戰爭的產生不外於宗教、政治、民族、經濟等等等的原因,總是在少數人的煽風鼓動中,形成了多數人的慷慨激昂及不得不然。

生離死別是生命中的必然。一旦面對便該如何呢?童稚純真的小凡尼斯不惜以離家手段抗拒融合於新世界, 只因為心中難以揮捨那段美麗的情愫。及至明白重圓舊夢已是不可能的事,受天文物理學理性教育的成年凡尼斯只能撰擇阻止姍美回頭,以免心愛的人再一次重覆他童年所受的痛苦。而姍美的女兒則化身為小姍美回頭,替母親回報當年小凡尼斯的回頭。

附註

封面圖片選自Google網站「香料共和國」圖片網頁
無發表權
請先登入系統